强奸自己的妈妈

发布: 1个月前
字数: 4295
34773 次查看

雨还在淅沥沥的下着,时不时的有雨水击打在玻璃窗上,溅起无数水花,玻璃窗上满是一滴滴的水迹,屋外的夜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呈现在床上一点点的光影。

胡静娴躺在陈涵的床上,听着屋外的淅沥沥的雨声,看着玻璃窗的点点黑影久久无眠。

本来她是打算等衣服稍微干一些就回去的,但是脚上的情况不允许她过多的走动,再加上陈涵的好心的挽留,今晚也只好在夜里过夜。

屋外的雨下的是那么认真,认真的雨儿仿佛在引导着胡静娴的思绪回到了从前,以往的那一幕幕,不断还在脑海里变换,想到快乐的事情她会开心,想到悲伤的事情她会难过,可惜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不管那些好的坏的也都已经是过去式,现在的她有了不一样的幸福生活,但是她始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尤其看到了陈涵之后,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愈发明显。

而此时的陈涵就睡在客厅,除了屋外淅沥沥的雨声,客厅里十分安静,静得可以听清墙上时针每次的走动。

今晚的陈涵也睡不着,双手枕在脑后,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心里有些烦乱。

其实自从第一眼看到胡静娴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出了她,尽管当时他还小,但是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在他内心深处温柔似水,慈祥和蔼的美丽容颜,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没有变化,她的笑还是那么美,那么亲和。

他非常确定胡静娴就他一直想要寻找的人,有时也会在想胡静娴是不是也认出了他,但是又转念一想多去了这么多年,自己从一个才刚刚会记事的小孩变成了一个少年,容貌变化很大,她不一定能认出自己。

命运戏人,当年两人分离,多年后两人又再次相遇,陈涵很多次想要开口告诉她,但是他犹豫了,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而且现在的她已经有了新的幸福家庭,如果此时两人相认,她会不会承认两人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因为她现在的家庭而再次抛弃他?会不会已经把他忘了?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都没有来找过他?

这些问题一直重复的在陈涵的脑海里回转,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安稳,过了许久陈涵一下子坐了起来,转头看向那扇紧闭的门,知道这次一次难得的机会,错过了这次下次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深吸了口气起身向那扇厚重的门走去。

「咚咚咚!」胡静娴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突然听到敲门声响起,心脏的跳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加快,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看向门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谁!!!」「是我,老师!我睡不着,可以进来么?」门外陈涵的声音响起。

胡静娴的一颗心跳的越加厉害,冥冥中似乎有一种声音在告诉她,如果不同意可能就会错过什么一样,紧了紧被子平复心情向着门口说道:「进来吧!」房门没有锁陈涵开门走了进来,没有开灯,胡静娴看不清他的表情,黑暗中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关好了门正向她慢慢走来。

「有什么事么?陈涵。

」胡静娴做起来说道。

「我,我睡不着,可以跟你聊聊么?」来到床前陈涵说道。

「可以啊,你要跟老师说什么呢?」胡静娴的心感觉就要跳出来一样。

「我……」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心里也很是紧张道:「这么晚了不会打扰到你吧?」「没事,反正老师也睡不着,有什么事就说吧!」说着拍了拍床边示意陈涵坐下。

虽然没开灯但也不难看去好胡静娴示意的动作,陈涵坐了下来,深吸了口气开口道:「老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个小男孩,有着一个很美满的家庭,爸爸妈妈都很爱他,把他当做心肝宝贝,一家人三人在一起很是幸福,小男孩有时会想,爸爸妈妈都对自己这么好,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他们,可以有一天,这个美满幸福家庭却不复存在,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一天,小男孩一家人出去游玩,可是遇到了坏人抢劫,爸爸很是勇敢保护着自己的妻儿,最终坏人被打跑了,但是爸爸却也倒下了,为了保护妻儿被坏人刺了一刀,看到爸爸受伤妈妈急的哭了出来,身边的小男孩也很害怕也跟着哭了起来,由于很少有人从这里经过,妈妈只能背着爸爸去找人求救,但是害怕坏人再次回来,妈妈便让小男孩藏起来等着她们回来,小男孩很乖他按照妈妈的指示藏了起来,一个人躲着小男孩很害怕,但是妈妈说过她会回来的,小男孩小声哭泣着等着妈妈来接他,可是过了很久妈妈都没出现,小男孩害怕极了,跑了出去想去找他的妈妈,可是不管他怎么找都没有找到妈妈,小男孩不停的哭喊着,妈妈!妈妈!妈妈!可是妈妈依旧没有出现,直到后来小男孩碰到了一个好心的老奶奶,老奶奶把小男孩带回了家,想帮小男孩找到自己的父母,可是老奶奶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小男孩的父母,最后老奶奶决定收养这个小男孩,这一养就是十几年……「说完陈涵鼓起勇气看向胡静娴,可是没有开灯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看到她的身体一下一下的颤抖着。

听完这个故事胡静娴顿时觉得五雷轰顶,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一直寻找,一直挂念着的人,虽然之前就有猜测,但是此时此刻亲耳听到他这么说又有些不现实,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无声的哭泣着。

「其实这个故事讲的就是我,之前我也骗了你,我根本就没有父母,我从小就是奶奶养大,老师你不会怪我吧?」陈涵一鼓作气全部坦白道。

此时胡静娴早已经哭成了泪人,一下子将陈涵紧紧的抱在怀里哽咽着说道:

「不,不会,妈……老师怎么会怪你,没。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身世「听着胡静娴自责的哭泣声,陈涵的泪也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伸手抱在胡静娴玉背,默默哭泣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已经躺在了床上,胡静娴紧紧的抱着陈涵放声哭泣着。

听着胡静娴的不止的哭声陈涵很是难受,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恨,于是出声道:「老师,你说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我妈妈没有来找过我,她是不是已经把我忘了,你说她现在有没有再生了一个小孩呢?我想肯定是又生了一个,不然她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来找我呢?「还在哭泣的胡静娴听到陈涵的话身体突然一抖,连忙抬起泪脸摇头慌张说道:

「不……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呜呜呜……「但是话道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用哭泣来回答。

虽然两人没有直接承认,但都已经清楚彼此的关系,不知道以后两人该如何相处,一时间有些心乱,紧接着便感觉到胡静娴整个身体都挨在身上,之前也没有注意这些,现在感觉着胡静娴柔软的身体紧紧的挨着自己,胡静娴的身上的散发出的阵阵的幽香也一直在鼻尖回荡,一股莫名的躁动随之而来,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一想起自己生活的这十几年又觉得有些不甘心,红着眼一个翻身将胡静娴压在身下,朝着胡静娴的玉脸吻去。

一下子被陈涵压在身上,胡静娴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反抗道:「不……要,不要,你,你干……唔!!!」话还没说完便被陈涵吻住了嘴巴。

小嘴被吻,胡静娴瞪大了眼睛,一下子忘记了挣扎,任由陈涵乱吻着。

陈涵吻的很生疏,基本上就是在胡静娴的薄唇上乱吻一通,也不知道舌头要伸进去才算是接吻。

过了一会儿,胡静娴终于回过神来,脸上还挂着泪水想把陈涵推到一边。

可是此刻的陈涵好像失去了理智,也不顾胡静娴的挣扎一手隔着睡裙抓着一只豪乳,一手向下伸去想把睡裙的裙底掀起来。

由于淋了雨,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在浴室的时候胡静娴就已经把身上全部的衣物都换了下来晾干,现在她浑身上下只被一件睡衣包裹着,结果被这么一掀起,里面的美妙风景顿时就和空气来了个直接接触。

黑暗中陈涵也看不清,直接伸手朝胡静娴的双腿间去摸,入手处是一丛浓密的毛毛,陈涵的脑袋一片空白,本能伸出另一只手想去脱自己的裤子。

胡静娴当然是剧烈的反抗了,但是不管她都怎么反抗都是没用,嘴巴被封也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就在胡静娴挣扎的时候,一滴水突然滴落在胡静娴白皙的玉额,察觉到额头温热的水滴,胡静娴突然放弃了挣扎,两手垂在身体两边抓着床单,偏着头默默流着泪,任由陈涵胡来。

此时的陈涵已经是失去了理智,也不管对方挣扎还是不挣扎,自顾自的脱下了裤子,放出早已坚挺的肉棒。

没有了胡静娴的反抗陈涵很是顺利按着原始的本能一下子找到了洞口,很是直接的整根戳了进去,一插到底。

「啊……」阴道没有湿润,被这么直接用力一插到底,胡静娴顿时脸色有些发白,痛叫了一声后便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皱着秀眉,默默流着眼泪,双手死死的抓着床单,指关节都有些发白。

失去理智的陈涵红着眼,一插进去也没有多少感觉,只是凭着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开始挺动,然而才插了没几分钟便一泄如注,闭着眼叫了一声,随后便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直接趴着胡静娴的身上,呼呼喘气,没过多久便睡了过去。

胡静娴任由陈涵倒在自己的身上,默默的流着泪,眼睛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两只雪白的大腿大大分开,就好像木偶一样一动不动,任由胯间的白色液体流出体外……第十章意外过后

陈涵一觉醒来身边已经是空无一人,看了看时间,也已经是快要早上九点了,想来这个时间去学校百分百是迟了,索性躺回了床上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这是真的是么?」这是他脑海的中的第一句话,昨天晚上虽然说他最后失去了理智,但是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他还是记得一清二楚的。

「我把自己的妈妈给肏了!这……这真的是我做的么?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是我的亲生妈妈啊!虽然昨天晚上两人都没直接承认彼此的关系,但是从之前的种种反应来看,她确实是自己的妈妈,不然她也不会哭得那么凄惨啊!「用力扯了扯自己的头发陈涵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于分离多年的妈妈做爱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以后该怎么和她见面?见到她还能相认么?还能叫她妈妈么?啊!」陈涵觉得脑子快要爆炸了,脑子都有些不够用,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但是一想起和自己的亲生妈妈确确实实的发生了性关系,心里面就不觉的砰砰直跳,一股难以形容的窒息感涌上心头,很是慌乱但是又觉得很是刺激。

「和自己的妈妈乱伦,那是被社会所不耻的事情,然而就是这种不耻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虽然昨晚没有多少感觉,但是想想都觉得很是刺激。

呼呼~ 呼呼~ ……「想到这些陈涵就这样躺在床上,躺在昨晚凌乱的战场上看着天花板,肚皮剧烈起伏,呼吸急促起来。

这一天陈涵都没有去学校,一整天都是待在家里哪里也没有去,学校也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切都照常进行着。